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是京剧贵妃醉酒里面的片段,这是咱们城里最好的戏班子咯,今儿让我给请出来了。”

    钱萧生小生的对着老夫人说到。

    “这花了不少的钱吧!”

    老夫人的声音有些尖锐,拉长咯音说到。

    “没花多少钱,今儿个不是年三十的么!就是图个乐呵。”

    “娘,萧生您还不放心么!”

    一旁的钱凌氏拉住了老夫人的手,示意安慰。

    “也是,萧生办的事情不错。”

    “老夫人您给开心就好。”

    老夫人拿起旁边木桌上的茶杯泯了一口,继续乐呵呵的看着戏台子上的表演。

    钱未然坐在钱凌氏的身后,不时的东张西望,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今天来的些都是家族中的重要人员。几个月不见的人几乎都能够在这里看见。

    钱凌氏注意到了钱未然的动作,扭头往后面看去。

    “未然,瞅什么呢!也不看戏,这戏演的多好啊!”

    “没瞅什么,就是四处看看。”

    钱未然端正了姿势,正襟危坐,保持目光直视着舞台上的表演。

    最前排的族叔们低着头议论纷纷,小声的品味着这戏。

    “未然啊!你京大毕业的,你来说说这戏好在哪?让奶奶听听。”

    老夫人扭过头,对着钱未然说到。

    钱未然心中无奈,没法敷衍老夫人。半站起身。

    “奶奶诶,我不懂这啊!完全的不了解。不过您这么爱好,想必它就是这个。”

    钱未然说着,竖起一根大拇指。

    “你个小滑头。罢了。”

    老夫人失声笑出,微微摇头。

    钱未然嘿嘿笑了笑,坐会到自己的座位上。

    戏台子上,戏曲演员的表演已经结束,大幕也从上头缓缓的落下来。

    “各位老爷小姐,父老乡亲。今天的表演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观看。”

    戏班主冲着台下的人群拱手行礼。

    “不错。不错。今儿个可是开心了一会。”

    老夫人眯着眼睛,拍着手鼓掌道。

    “这戏也演完了,咱们回去吧!”

    老夫人冲着钱萧生和钱凌氏说到。

    老夫人缓缓从位子上坐起来,一旁的钱萧生搀扶住。

    “樱桃。快点把老夫人送回屋去。路上慢着点。”

    钱凌氏冲着身旁的丫鬟说到。

    “好勒,大奶奶,我这就去。”

    樱桃迈着小碎步小心的搀扶着老夫人回到住的地方。

    “慢着。”

    老夫人摆手示意。

    “樱桃啊!你去大奶奶那去吧!就不用送老婆子我了。未然啊!你过来。”

    “大奶奶,您看这?”

    樱桃站在原地,神色焦急。

    “樱桃。就听老夫人的。未然,你把老夫人送过去。”

    钱凌氏将樱桃叫回到身边。

    “好勒,娘。”

    钱未然走到老夫人的旁边,小心得搀扶住老夫人。

    别院中,钱未然和老夫人并排走着,步伐不太大,以稳重为主。后面跟着两个丫鬟。

    “未然啊!奶奶这两年多没见你,可是想念你啊!”

    老夫人边走着边拍了拍钱未然的手。

    “奶奶诶!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再说了,这以后我就不走了。可以在您的身边多陪陪您。”

    “咱们老钱家啊!上百年的历史了。到了你这一辈啊!这主脉啊又独出你这根独苗。这以后得担子可是要不轻呦!”

    老夫人笑了笑。

    “这个奶奶您放心,担子是抗起来的。”

    “将来呐你的那些族叔们都帮衬着点。能不要计较不别太计较。但是该手软时也别手软。在这一点上,你爹是个明白人,你可要多向他学习学习。”

    “好的,我记住了,奶奶。”

    钱未然仔细的聆听着老夫人的教导。

    “有相中的那家的姑娘小姐了没?改明选个好日子,咱上她家提亲去,这事要办给你办的风风光光。”

    “哎呦,奶奶您可说笑了。我哪里有什么意中人啊!这事还不急。”

    “敢情啊是我多心了,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事,奶奶就不替你操心了。”

    将老夫人送到屋门处,二人停住了脚步。

    “未然啊!回去吧!让那两个丫头照顾我就行了。你忙你的去吧!让丫头们伺候我就得了。”

    “唉,行。”

    钱未然招呼着后面的丫鬟搀扶住老夫人,随即回去。

    老夫人七十多了,腿脚多有不便。自年轻时失去丈夫以来,独自一个人将整个家族撑了起来,钱家的人多对老夫人充满敬重。

    匆匆忙忙十几天时间已过,钱府外面也下着鹅毛大学,从远处望去,一片尘埃之色。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钱府外面的街道之上很少有人在此经过。周围也都是静悄悄之色。

    钱未然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听到外面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音。

    钱未然从衣架子上拿了一个袄披在身上。穿上鞋走到房门处,打开屋门就看到满意站在外面抄着手,带着一副耳罩子,穿着的棉袄上面也被淋了大片的雪花,冻的直跺脚。

    满意的脸庞通红,鼻子的角头也有一个红点。

    “满意,什么事抓紧进屋说。外面这么的冷。”

    满意拍了拍衣服上的雪粒子,冲着钱未然咧嘴笑了笑。

    “六爷,就在这说吧!我鞋上这底板子踩的都是雪泥子,怕把您屋里给弄脏了。”

    “说什么话呢!让你进来就抓紧进来,别这么扭扭捏捏的。”

    满意嘿嘿的笑了笑。也不继续的做假下去。弯下腰来拍了拍袍子上的雪花,走到钱未然的房间内。

    钱未然快速关上门,搓了搓手。

    “这小天可真够冷的。麻蛋,连个空调都没有。真怀念以前坐办公室的日子啊!”

    钱未然走到衣架的前面,将衣服穿好。

    “什么事啊!大清早的你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大奶奶让我喊您过去呢!说是去客厅议事。”

    “说什么事了没有?”

    “没有。只是说让您抓紧赶过去。”

    钱未然跟随着满意快步来到大厅会议室。刚刚走进去就看到几个重要的族叔正坐在椅子上,姿势形态各有不一。抽烟的,喝茶的。只是奇怪的是,客厅会议内出其的安静。

    钱凌氏正做在主位上,眼睛犀利的看着众人。板着一双脸,看样子情况并不是太好。

    “娘,各位族爷爷们好。”

    钱未然走进正门的客厅内,冲着众人打了一声招呼。

    “今个这是什么事啊!”

    出乎意料的安静,有的族叔长辈甚至是烦闷的哼了一声气,将头扭向一边,右手端着烟枪抽着。

    “嘿!”

    钱未然暗叹一声不好,想必出咯什么大事。这事不好办啊!

    “三叔,你什么意思。现在冲人甩什么脸色啊!”

    钱凌氏看着坐在中间的一位族叔说到。

    听到了钱未然的训斥,那个族叔脸色显得有些的尴尬。

    “大奶奶,你也知道我们来的意思。今个就把话说清楚了吧!年底的分红您到底什么时候给。”

    “就是。”

    其他的几个钱家的老人随口的附和着那人。

    “钱家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了。大家作为钱家的老人想必都应该明白,今年个家族内的收益不太好,而且今年的大部分分红已经发给你们了。你们现在在这里闹,也不是办法。”

    钱凌氏直接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有些大。

    “没钱?没钱年三十的时候还办什么戏台子,那钱直接给大伙分了得了。”

    坐在后台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说到。将下身的袍子往身后一撩,翘起二郎腿端起来旁边的热茶,独自品味,不再去理会众人。

    “萧生那孩子呢!让他出来说话,你一女人家的在这里也管不了那么多的事啊!”

    “四叔。我女人家的怎么了。老爷前几天去了外省。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趁着他没在家就跑到家里来闹了。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女主人当主事的了。”

    “大奶奶,我们不是这意思。你说吧!那钱什么时候给。我们要的不多,每人两千两银子。”

    “两千两??你怎么不去大街上抢啊!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最多一百两。”

    “就一百两?太少了点吧!”

    到了这里,钱未然算是看明白了。

    “娘。要不要我把老夫人给叫过来。我看这事情啊!还是她老人家主持毕竟公道。您说对吧!”

    钱未然开口道。

    “未然,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去叫什么老嫂子啊!有你娘在呢!”

    四太爷看到钱未然有所行动。连忙制止。万一老夫人过来了,这事可就给黄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老夫人的面前掀起来多大的风浪。

    “四叔,没事,我看这事呢还是交给老夫人来毕竟合适。毕竟您说了,我就是一女人家,上不了那么大的台面。”

    听到钱未然的话,钱凌氏乐了。不再有刚刚的紧迫感,说话细声慢语的。

    “大奶奶,敲您把这话说的。我们兄弟几个又不是这意思!”

    “那是怎么个意思啊!四叔,您刚刚可是说啦!”

    “未然啊!去别院,把老夫人给请出来。”

    “诶!好嘞!”

    钱未然正欲动身,刚刚站起来就被旁边的钱家长老给扯住了衣服。

    “未然,慢着,你先别去呢!”

    “大奶奶,我看这事咱们再议吧!”

    钱家六长老站了起来,冲着钱凌氏说到。

    “行,那就听六叔您的,六叔,您给说说,这事怎么个议法。大家都在呢!咱们好商量商量。”

    钱凌氏端起来旁边的热茶,饮用起来。空隙处,眼角看着众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