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宋做权臣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宋皇宫

    “兄长,还是让小弟去吧。”狄雷拦住执意要进宫与赵谌见上最后一面的张宝苦劝道。只是张宝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摇头拒绝道:“兄弟,好意心领了,只是他指名要见的是为兄,为兄若是不去,岂不显得怕了他?”

    “可困兽犹斗,万一他心存歹念……”焦挺也在一旁劝道。

    “呵呵……老焦,我料他没那个胆子。”张宝笑着伸手拍了拍焦挺的肩膀,迈步向前吩咐道:“一会你等听我吩咐行事,不可擅自行动。”

    众将见张宝去意已决,也知再劝无用,干脆便各行其是,其中箭法最是出众的韩世忠取下弓箭,混入人群随同张宝一同进了大殿,只要赵谌有任何轻举妄动,韩世忠就会放箭阻止。而焦挺、狄雷则分别跟在张宝左右,随时做好替张宝挡灾的准备。

    “堂堂相国大人来见朕这亡国之君也真是够小心翼翼的啊。”看到张宝率众进入大殿,赵谌不由开口讥讽道。

    “官家过奖了,我能有今日,多是依仗诸多兄弟帮衬,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我自是不能忘记他们。”张宝微笑着对赵谌道。

    论斗嘴的功夫,赵谌自然不可能是张宝的对手。而且以当前的情况,张宝即便什么也不说,只需要保持一个胜利者的微笑,就足以完败赵谌。嘴再尖,牙再利,也改变不了赵谌阶下囚的现实,亦改变不了大宋亡于今日的命运。

    赵谌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索性不再徒呈逞口舌之利,冷笑着说道:“看来朕今日倒是要恭喜相国大人终于得偿所愿了。”

    “不敢有劳官家。还是那句话,我能有今日,多亏了兄弟们的帮扶,若没有他们鼎力相助,我也不会有今日。只是官家,你若是只为恭喜我便将我请来,这是不是有点儿戏了?”

    “哼,朕召你前来,自不是为了恭喜你。只是想要记住你此时的样子,好在待他日阴曹地府见你落魄时好嘲笑你一番。”赵谌冷笑着说道。

    “呵呵……这算是官家临死前的诅咒吗?”张宝闻言不由一笑,问道。

    “哼!”

    “既然官家已经见过我了,那官家怎么还不上路?”张宝继续道,“我看着殿内堆积了不少引火之物,看来官家是打算引火自焚,只是为何还不见官家动手?莫非是忘记准备火石了?”

    “你……”

    “来呀,去取一支火把来。”不等赵谌开口,张宝随即又吩咐道。

    不多时,一支点燃的火把送到了张宝的手里,张宝手持火把上前,而赵谌看着张宝走近,脸色不由变得煞白,颤声道:“你,你想做什么?不要过来!”

    “官家莫怕,好歹你我君臣一场,眼看官家想要自焚却忘记准备火石,我这不是好心给官家提供一下帮助嘛。”张宝说着便向赵谌又走近了几步,不料赵谌却吓得起身躲到了龙椅的后面,口中喝道:“站住!不要过来!朕不用你帮忙。”

    “那怎么可以,焦挺,狄雷,去把官家请过来。”张宝吩咐一声,焦挺、狄雷当即高声领命,将躲在龙椅后面的赵谌给揪了下来,扯到张宝的面前,一左一右挟持着让赵谌动惮不得。

    “不要!不要!”赵谌眼见张宝的火把冲自己逼过来,不禁高声尖叫着骂道:“逆贼!你敢弑君!”

    “官家这可是冤枉人了。我只是看官家想死又不敢死,所以打算帮官家一把而已。也罢,既然官家不想在烈火中永生,那就换个死法好了。只要官家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

    “你,你……”

    “官家怎么不说话了?若是官家没有准主意,那不如让我给官家提供几个参考如何?”张宝丝毫不理会赵谌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要说这大宋的刑罚远不如过去那样花样繁多,大宋对待要死之人,无非就是剐、斩、缢三类。这实在是太少了。一点都补刺激,就算是剐,也不过就是用一张渔网罩住人犯后勒紧,然后用小刀将肉一片片割下来。听说剐的刀数还不一样,罪大恶极的人犯要被剐三千六百刀,要是没剐够数就死了,只能说明刽子手的手艺没练到家。”

    张宝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为赵谌详细讲解着各类酷刑,剐刑只是开胃菜,五马分尸、腰斩等等由于太过残酷而被停用的刑法由张宝的嘴里说出来,听得赵谌双腿发软,小脸煞白,整个人完全就是被焦挺、狄雷托着才没有摊在地上。

    似赵谌这种金枝玉叶,何曾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等酷刑。尤其是经过张宝那张巧嘴的渲染,赵谌就不由自主的想象当张宝所说的那种种刑法落在自己身上时的痛苦。

    五马分尸,以绳索分别套住人的头以及四肢,随后系在五匹健马的身后,一声令下后五匹健马奔五个方向飞奔,将人的身体生生扯成六份……

    而腰斩相比起五马分尸更加残酷,以巨斧将人拦腰斩断,由于人的主要器官位于上半身,所以当人被腰斩以后,并不会马上死亡,通常多会要经过多半日才会慢慢死亡,那种痛苦,非常人所能想象……

    而除了五马分尸以及腰斩外,还有张宝根据道听途说加工整理出来的酷刑,比如披麻草、猿猴带冠、请君入瓮等等。披麻草,即先将人犯后背打的皮开肉绽,随后披上一层麻袋,人犯若是不招,便将身后麻袋整个扯下来……而猿猴带冠,则是用一铁箍箍住人的脑袋,左右各有一个机关,只要人犯不招,便收紧铁箍,若是一直不招,最后能把人的脑袋给挤爆……

    别说赵谌这个连只鸡都没杀过的人,就连狄雷、焦挺等人,此时听着张宝的古今酷刑知识普及讲座都是听得不寒而栗。

    “二哥,别说了,这小子吓晕过去了。”终于在狄雷的一声提醒后,张宝闭上了那张早就叫人恨不得伸手堵住的嘴。

    “嘁!就这点胆子还想学人玩以身殉国?带下去,好生看着,别让他死了。”张宝意犹未尽的看了耷拉着脑袋,昏死过去的赵谌,不屑的吩咐道。

    ……

    “我这是在哪?我已经死了吗?”赵谌悠悠醒来,意识还有些不清醒,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想耳边立刻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还在人世间,当然你若是还想要去阴曹地府找阎王报到,这个忙我一定帮你。”

    “你,你……”赵谌这时忽然有点害怕见到张宝。

    “别你你了,我好歹也是你姑父,连点规矩礼仪都不懂了?”张宝伸手将赵谌指着自己的手指打落,没好气的说道。

    “姑父?这世上有哪家长辈会抢自家后辈江山的?”赵谌冷笑着问道。

    “有啊,比如隋文帝。”张宝随口一答,噎得赵谌半死。还别说,隋文帝杨坚的确是抢了他外孙子的江山。赵谌武艺不行,但有关文学方面的事情还是知道不多。隋文帝是隋朝开国皇帝,有关他的事迹赵谌自不陌生。

    “不过我跟杨坚还是有点不同,至少我不会对老赵家斩草除根。”张宝接着又说了一句,让赵谌宽心不少。可紧跟着张宝一句话又让赵谌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当然我要善待的是那些识时务的赵家人,至于你嘛,你不是一直想要以身殉国嘛,我作为你的姑父,自然也不好阻拦你。你好好想想,到底想要怎么死?五马分尸?鱼鳞碎剐?还是腰斩?好好想想,总有一款适合你。”

    “我,我……”

    “赶紧想,我的时间不多,你要是真决定不下来,那就由我来替你决定了。”

    “别,别……”赵谌一听赶忙阻止道,又犹豫了半天后,才小声问道:“我能不能……能不能不死啊?”

    “怎么?想通了?又不想死了?”

    “……想,想通了。”

    “呵呵呵……真想通了?”

    “真想通了……姑父,念在侄儿年少不懂事,您老人家就饶了侄儿这一回吧。”赵谌厚着脸皮向张宝求饶道。

    “你这孩子,真是胡闹。要死的是你,想活的还是你,那你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啊?”

    “想活,侄儿想活。”赵谌赶忙道。

    “那你之前的所作所为……”

    “侄儿一时糊涂,给姑父添麻烦了。”

    “就只是给我添了麻烦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胡作非为,让多少汴梁百姓受苦,有多少家庭因为你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

    “侄儿,侄儿知错了。”

    “……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错,那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

    “姑父,侄儿不想死。”

    “闭嘴!听我把话说完。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要亲自去向因你死难的汴梁百姓墓前磕头认罪。”

    “……姑父,侄儿好歹也曾是一国之君,让我去向那些贱民……”

    “唔?”

    “侄儿知道了,一定去向那些百姓认罪。”

    “很好。等做完了这事以后,我会安排人护送你去和你父亲团聚。”

    “啊?”赵谌闻言一惊,连忙问道:“姑父,你要将我流放去耽罗岛那种穷荒之地?”

    “什么叫穷荒之地?那里可是姑父的起家之地之一,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岛上居民超过三十万,平时没事的时候吹吹海风,看看海景,吃吃烧烤,那小日子不要太惬意。怎么?你不想去?”

    “……侄儿不太想去。”

    “既然你不想去,那就只能让你去守你赵家陵园了,一辈子都不许走出陵园一步。”

    “啊?守皇陵?侄儿不去。”

    “混账!你当老子是在跟你商量吗?左一个不去,右一个不去的,搞清楚自己当前的处境,由不得你不去。要么耽罗岛,要么赵氏陵园,只能二选一。”

    “呃……姑父,难道就不能让侄儿留在汴梁?”

    “留在这里?你要不怕死也可以。我可提醒你,汴梁百姓因你而受到连累的人不下十万,我在汴梁时自然无人敢动你,可我要是不在这了,到时你要是死于他人之手,可别埋怨姑父见死不救。”

    “呃……那侄儿能不能去偏远之地……”

    “不能,少跟姑父我玩心眼,姑父我是造反起家,你那点小心思,少在我面前卖弄。就这样吧,看在你姑姑的面上,送你去耽罗岛,你就在岛上安度余生吧。”

    赵谌想要反对,可继承自父亲的懦弱却让他不敢反对张宝做出的决定,只能低头选择顺从。原本他是想要以身殉国,皇宫正殿他都让人准备好了引火之物。只是临事方知一死难,没死之前他是不怕,可等真要死了的时候,他又鼓不起勇气来亲自动手了。他本想借张宝的手一死了之,却不想早被张宝看穿了懦弱的本质。

    从大军攻入城中到赵谌使人传话,这中间有着三四个时辰的间隔,赵谌要是想要动手,早就动手了,为何迟迟没有动手?哪怕是张宝下令攻入皇宫,那时候赵谌也有机会动手,可他还是没有动手。

    赵谌怕死!试问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慷慨赴死?张宝看出了赵谌怕死的本质,这才胸有成竹的赴约与赵谌一见。而事实也正如张宝所料的那样,别看赵谌之前叫嚣的厉害,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

    大宋建炎四年夏,相国张宝灭金还朝,于汴梁东北陈桥发动兵变,以明代宋,定年号天启。自此,由宋太祖赵匡胤于陈桥兵变所建大宋宣告灭亡。

    天启五年,草原诸部反,大明以征北将军萧家穗为帅,率领岳飞、高宠、孙安、史文恭等四十余员战将,出兵二十万北伐,以讨不臣。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草原诸部主力被击溃,残部一路向西,投奔正陷入内外交困中的西辽,而大明的疆域,也由此扩展到了北海,即贝尔加湖一带……

    天启八年,大明出兵倭国,借助海军帮助,突袭倭国平安京,生擒倭国崇德天皇本人及皇族成员,回京献俘……

    天启十年,大理、真腊迫于内外压力,举国归附大明,明太祖欣然允之……

    ……

    天启十五年,明太祖宣布退让,太子张昊继位,即明太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