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的风流纨绔妃 【番外终章】喜团圆,雪山之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山下,夙郁流景坐在黑铁木马车里,与他同坐的还有九岁的儿子夙郁惜钰,太子小阿元。

    三十多岁的男人,景王比之前更加沉稳内敛,举手投足之间却也更加雅致矜贵。

    九岁的小钰儿当真是人如其人,面如冠玉,美若琉璃。他一直坐在父王身边,却撩着窗帘伸长了脖子往外望。太子虽矜持一点,可那偷瞄的眼神儿已经出卖了他。

    十四岁的太子殿下已初见少年英姿,眉宇间的英气俊朗一如渊帝。头束金冠,身着蟒袍,全身上下就四个字——贵不可言!

    “父王,母妃怎么还不下来。”小钰儿脸上带着浓浓的期盼。

    虽然,他与姐姐从未见过面,可母妃说怀着他的时候,姐姐天天都要趴在母妃肚子上和他说话。后来,每一年他的生日,骊山都会派人送来贺礼。都是些小玩意儿,可那送东西的人说全是姐姐亲手做的。

    对于长姐,他心里有着莫名的期待和心疼。别说九岁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心疼!他可是父王一手培养的继承人好吗?

    王府世子,九岁就能与其外公定国侯过招,三十招之内不落败,天赋卓绝,堪称古今第一!

    同样心里期待的自然是太子殿下,虽然分别时都是两个小屁孩儿。可小姑姑的恶魔形象绝对深入了小太子的心。

    他对这位十年未见的小姑姑是又喜又怕。

    “你母妃,许是还要与故人叙旧!”景王咬了咬牙,早知道,他就跟着一起上去了。

    某人到底聪明,说什么骊山不是谁都可以闯的。如果不放镜儿一个人山上,那就都别想上!

    哼,他倒不信,骊山书院真是谁都闯不得!

    当初的无回宫不也说擅闯之人有来无回么?结果怎样?还不是被他们灭了!

    “什么故人值得母妃这般浪费时间!”本宝宝不高兴了!母妃最爱的是姐姐和本宝宝才对!

    闲杂人等都得靠边儿站!

    说曹操曹操到。

    临晚镜带着女儿下山了,而且,是直接乘坐的木鸢。

    “镜儿,豆豆。”瞥见那一大一小,犹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儿,景王嗖地一下飞出了马车。

    父王,说好的不急呢?说好的矜持呢?

    您跑这么快?这分明是故意要抢在我们前面的节奏!

    小钰儿和小阿元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爹爹!”豆豆小郡主才从木鸢上下来,看见景王,忍不住飞扑到他怀里。

    景王抱着女儿,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之防,反正是他女儿,先抱抱再说。

    女儿温热的眼泪落进景王的脖子里,他只觉得心都要化了。

    十年,虽然每年都有间宝贝女儿的画像,可到底没能与她相见。

    对于一个一家之主来说,景王更多的是要撑起整个王府,安抚妻儿。也只有每次在书房看着女儿的画像时,才会稍稍入神。

    现在,女儿就在自己怀里,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姐姐。”

    “豆豆!”

    小阿元和小钰儿一左一右,都忍不住伸手把豆豆小郡主从景王怀里扯出来了。

    “好了,你抱够了吗?没见两个孩子都还眼巴巴望着呢吗?”

    临晚镜视线了俩孩子的梦想,真把人从景王怀里拉出来了。顺手推给小阿元和小钰儿,俩孩子立马投去感激的目光。

    让他们和景王大人抢人,他们可不敢。

    “宝宝莫不是吃醋了?”

    咳咳,临晚镜被他的称呼一呛。

    某王爷这些年愈发不要脸了。以前还是娘子,镜儿,夫人什么的。这几年,什么宝宝啊,乖乖啊,心肝儿啊。肉麻死个人!也不知道他跟谁学的,嘴巴像抹了蜂蜜似的。

    “你别贫,我看魅儿这几年在山上把豆豆照顾得蛮好的。柳风残说,他以血喂养,才让豆豆的病情有所好转。”

    “如果不是他曾经吃过柳残风从西月女皇那里顺来的丹药,他的血哪有资格喂养我们的宝贝女儿?”

    意思是,那丹药既然被他吃了,那他就活该。

    “阿景,你不会还吃魅儿的醋吧?”临晚镜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身边的男人成了万年大醋缸,都是她的错,怪她魅力太大。

    咳,其实,临老爹才是功不可没呢。如果不是他不辞辛劳地往自家后院塞男人,景王也不至于这么草木皆兵。

    “我怎么会吃他的醋?哼!”某王爷别过脸去,坚决不承认,他连儿子的醋都吃!更别说花弄影了!

    他以前还是女人的时候,就已经很让人看不顺眼了,何况现在还被证实了身份,是个名副其实的男人!

    “那你是同意我把他招回无影楼咯?”

    某女窃笑,她要的就是景王吃醋又不敢承认的样子。

    “只要他愿意。”

    花弄影怎么肯再回无影楼呢?镜儿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做法。就算他暂时回来了,本王也有的是办法把他赶走!

    花家,好像确实还缺个家主呢。

    豆豆一手牵着弟弟,一手牵着大侄子,三人齐齐走向马车里。

    嗯,他们在马车里玩儿,让爹爹和娘亲在外面你侬我侬。

    “姐姐,我好想你。”小钰儿瞟了太子殿下一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姐姐怀里。

    抢占先机,这是父王教他的。

    “姐姐也很想你。”对血脉相连的弟弟,豆豆自然是疼爱的。任由弟弟往自己怀里钻,手还轻拍着他的背,十三岁的小姑娘,眸子里溢满了欢喜。

    娘亲说,因为她出事,王府这些年几乎草木皆兵。不仅守卫森严,父王更是亲自调教小钰儿。他很辛苦,每次在快要放弃的似乎,娘亲就会告诉他,长大之后要保护姐姐,所以,你不得不强大。

    不管多苦,多累,一想到自己有要保护的姐姐,便咬牙坚持。

    从三岁开始,每天天没亮就起床练功,小钰儿吃了很多苦。

    “姐姐这次回家就不会再走了么?”

    “嗯,不走了。”

    小阿元一直在旁边看着人家姐弟团圆,心里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明明是他最先认识豆豆,怎么到了这会儿,人家还是最疼爱弟弟呢?

    “豆豆,我父皇和母后也都很想你。”

    “小阿元,别以为你现在是太子了,就能叫我小名了!”豆豆抬头看向对面的少年。

    嗯,小阿元长得真俊!

    “咳咳,小姑姑。”太子殿下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让他叫一个小姑娘姑姑,真的好难为情。

    “只有皇兄和皇嫂想我吗?我以为,小阿元也会想我呢。”豆豆小恶魔瘪瘪嘴,委屈地看着他。

    “我当然也想小姑姑!”

    太子殿下窘迫地承认。虽然,每次都知道小姑姑是在装可怜,但还是忍不住要中招。

    “我就说嘛,小阿元应该最想我才对!”

    “不是的,姐姐,我才最想你,小钰儿最想你!”

    一听那个“最”字,小钰儿不高兴了,赶紧去掰姐姐的手,他肯定是最想姐姐的一个嘛!

    他可是姐姐唯一的弟弟,小阿元不过是个侄儿,即便比自己早出生几年,也要靠边站!

    “嗯,小钰儿最好了。”

    景王夫妇就看着儿女们在马车里闹腾,夫妻俩携手站在外面,脸上具是欣慰之色。

    “开始我还怕他们姐弟俩生疏,没想到,小钰儿争宠的本事一点也不输给你。”临晚镜看向丈夫,唇边一抹戏谑的笑。

    可不是嘛,在家的时候这一大一小争宠已经争习惯了。

    不过,这往后父子俩都很有分寸。但凡姐姐在,他们就不会和姐姐争。

    毕竟,他们比姐姐多了十年时间陪在镜儿身边。

    “小钰儿像我,豆豆像你。”

    “咳,我怎么觉得豆豆在山上住久了,性子更像魅儿呢?”很懂得装,和她的直率根本不是一国的嘛。

    “咱们的女儿,怎么会像那个不男不女的!”某王爷眸色一沉,简直像个移动的醋缸。

    “行了,不像就不像。你喊什么?”临晚镜睨他一眼,吃醋真是不分时间地点了。

    这样下去,她迟早有一天要离家出走!

    这几天,景王妃离家出走可是家常便饭。

    一言不合就离家。

    让景王和小钰儿这对父子无可奈何。

    不过,她离家出走也很有分寸。走得最远的也就一个穿云城,总是会留下踪迹,等着某王爷去寻。

    他们为穿衣服争吵过,为晚上什么时辰睡觉争吵过,为儿子的教育争吵过,甚至,为一个晚上做几次都吵。

    景王总是妥协的那一个,临晚镜每次都赢,却依旧乐此不疲地玩儿离家出走的游戏。

    皇宫里的那两位一听说景王又出门寻妻了,都忍不住让小阿元跑去王府把小钰儿接进宫。

    别看小钰儿是王府继承人,在宫里,可是比小阿元都得宠的存在。

    卖萌撒娇,无所不用其极!谁都没明白,景王那么面瘫的男人,怎么调教得出如此软萌可爱的儿子。

    众人是不知不觉都把功劳归在了景王妃身上。

    “这里离迎风关不远,阿醒的忌日又要到了。阿景,我想先去迎风关。”

    依偎在夫君怀里,临晚镜还是忍不住想起了那个葬身迎风关的少年。

    对阿醒,她心里始终怀着几分亏欠的。

    不同于魅儿,阿醒他……

    当年白马银枪的纪家少年郎,如今已是迎风关雪山上衣冠冢一座,令人何等唏嘘?

    又去看他!

    景王心里一百个一千个不乐意,反对的话还是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罢了,她想去就任由她去吧。

    “这次,一起上去吧。”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往年,她要一个人去,他也任由她。只在雪山下等她。这次,他要跟着上山!

    “把豆豆和钰儿一并带去。哦,还有太子殿下。也该让他看看,纪家满门忠烈,到最后全部埋骨迎风关是何等的壮烈。”

    “你的意思是?”

    “他虽然才十四岁,到底是太子,以后继承大统,如果不能宽待之功臣,凤离的铁骑就会踏破迎风关,长驱直入,直取燕都!”

    “这……”好像跟我们没太大关系吧。

    “本王这一代,与皇兄关系好,渊帝也因我是他的皇叔,对王府格外厚爱,连带着侯府,也都受太上皇遗泽。但如果我们都故去,临家势大,未必不会被皇家忌惮。”

    临晚镜一下子反应过来,眸底闪过几分感激。

    确实,如果小阿元登基为帝,万一忌惮临家功高盖主,那么,下一个埋骨迎风关的,有可能就是临家人了。亦或者,轮不上埋骨,救会被箍死在燕都。

    “好,这次都听你的。”

    没想到他考虑得如此周到。

    这个男人,明明有翻云覆雨的本事,却愿意漠视权势,陪她偏安一隅。

    得夫如此,卿复何求?

    向孩子们表明了要去迎风关的意向,仨孩子都很高兴。

    特别是阿元,他每次听临初静回来说起迎风关都忍不住向往。奈何,他是太子殿下,如非皇命,不得出燕都半步。

    迎风关,曾经气候恶劣,临近雪山,终年积雪不化。

    可如今,纪家那背水一战,换来了迎风关十年和平,十年繁华。

    现在的迎风关,完全看不出当年那一战的惨烈,只有一派欣欣向荣。

    景王几人前来也是隐瞒了身份的,一路上,黑铁木马车平稳前行,不疾不徐,十日才到迎风关。

    临晚照如今镇守迎风关,早就派了人前来迎接。

    不过,这些事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城里的百姓都不知道,景王夫妇还有太子殿下如今暗访迎风关。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迎风关的夜景别具一格。这里的夜市也相当热闹,小贩的叫卖声不断。

    豆豆作男装打扮,一手拉着小钰儿,一手挽着小阿元去逛街。

    临晚镜和景王跟在后面忍俊不禁。

    临晚照夫妇已经在将军府等候多时,见他们乔装打扮,被人从侧门带进来时,都忍不住上前迎接。

    “微臣参见太子殿下。”

    “将军请起。”

    一个跪,一个扶,完全的大家风范!

    将军的恭敬,太子的礼贤下士。

    才十四的孩子,已初见端倪。

    “殿下一路舟车劳顿,先去洗洗风尘,再用晚膳吧?”这时候,夫人出来了。云破晓,风华绝代的女子,即便为人妇,为人母,依旧不减当年天下第一才女的气质和美貌。

    “有劳夫人。”

    他看了眼景王,后者点头,才跟着去了。

    等他被领走之后,也就算是家庭会面了。

    临晚照和云破晓都围着豆豆,上下打量,特别是晓晓,对豆豆的疼爱不输于自己的儿女。

    牵着她就不想撒手。

    “豆豆,十年不见,你还记得舅母吗?”

    “嗯嗯。舅母,豆豆好想你。”豆豆这时候充分发挥了自己软糯可人疼的本事。

    十三岁的女孩儿,发育得并不算好,甚至有些清瘦,可撒起娇来,真真是惹人怜爱。

    “舅母也想死你。”晓晓抱着豆豆,眼角的泪花儿都出来了。这是高兴的。

    “豆豆,你光想舅母,就不想舅舅了吗?”临晚照也忍不住争宠,最疼爱妹妹,自然也就疼外甥女。

    “当然想!”

    十年,舅舅舅母还是一如当初,不过,舅舅黑了一点,看起来更威严了。

    舅母倒是愈发慈爱,小豆豆心里开心。即便她离开了十年,似乎没有人忘了她,而且,他们都在盼着她回家。

    用完晚膳,云破晓拉着临晚镜说私房,景王和临晚照也在就如今的形势畅谈练兵计划。小太子在一旁听得异常认真,就豆豆带着弟弟在外面玩儿。

    “你每年都来迎风关,还真不怕王爷吃醋啊?”云破晓拉着镜儿的手,有些替她担心。

    虽然,他们感情好,可景王到底是王爷。见自己的王妃一直念着个死人,只怕再豁达也会不高兴。

    “要想夫妻生活甜甜蜜蜜,哪能少了一点醋意?让他吃醋是让他时常保持危机感。一言不合,本王妃就要跟他说再见。”镜儿还是一副不甚在意的口吻。面儿上,笑眯眯的。

    她和景王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因为阿醒就破裂?

    而且,能够被他人破坏的感情,那就不值得坚守。

    “就你这些歪理多。”云破晓点了点镜儿的眉心。

    她们姑嫂二人的感情比亲姐妹还铁,自然什么话都敢说。

    “我爹还是不肯让小二跟你们来迎风关吗?”

    当初叫回初初,临晚照来接替儿子,本来他们想把小二一起带过来,可临老爹不同意。

    不仅小二,小三,小四也一并留下。

    得,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小的才三岁,统统留在燕都跟祖父祖母过。晓晓在这边肯定会思念儿女的。

    “父亲说小二还要教育几年,才能出来。”

    “初初倒是厉害,可惜不肯娶亲,老爹又拿不住他,只能在家一哭二闹三上吊。”

    “那孩子最听你的话,你说什么不就是什么。”

    “嗯,是得让他赶紧找个媳妇儿了。不能让成亲晚成为咱们身边这些男人的传统吧。”

    ……

    临晚镜和云破晓聊太晚,最后姑嫂俩一起睡了。

    还得两个大男人抱着被子孤枕难眠。

    第二天,临晚镜起了个大早,在院子里看自家宝贝女儿和小阿元比武。

    轻功上,小阿元不如豆豆,在力度和耐力上还是可以取胜的。

    哥哥临晚照在一旁指点二人,见她过来,朝她招了招手。

    “听你嫂子说,你今天要上山?”

    “嗯。”

    “今年听闻雪山上有人居住了,那里布满了机关阵法,不要擅闯别人的地盘。”

    “我知道,既然是隐居避世的人,我没那闲工夫去打扰。”

    像她这样爱热闹的人,永远不可能隐居。但是,并不代表她会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早去早回。等你们回来用午膳。”

    “嗯。”

    早膳过后,临晚镜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小菜,提着篮子上了雪山。

    一家人加上一个小阿元,都去了。

    纪醒空的墓在雪山之巅,每一年来祭拜他的人貌似不少。

    多是纪家旧部和迎风关百姓吧。

    明明只是衣冠冢,可这些人却给以了最崇高的敬意。

    临晚镜把餐盘摆了一地,又打开一壶梨花白。

    酒香四溢,她绕着坟头倒了半壶,剩下的半壶自己喝了,一滴不剩。

    “阿醒,十四年了。你长眠于此,我年年过来,从不食言。”

    说好的,迎风关看雪,她遵守了十四年。

    从最开始无法接受他的死,到最后的坦然面对。

    这个少年,在她心里永远是白马银枪的英俊模样。纪家军满门忠烈葬身迎风关,她印象里的少年,英勇就义,对得起天下,却唯独愧于爹娘。

    甚至连她,后来都再也没见过纪将军和夫人。

    虽然,无影楼随时都有关注二老的消息,可却从未打扰过。

    豆豆和小钰儿手牵手,站在一边看着娘亲靠在墓碑前喝酒。小阿元对着纪少将军拜了拜,也立于一边。

    景王虽然每年陪她,却从来只在山下,没想到,她每年下山后一身的酒味儿就是这样来的。

    “镜儿。”作为男人,他不愿自己的女人如此伤心。

    临晚镜抬了抬手,食指和唇相碰。

    “嘘,别打扰我。我在跟阿醒神交呢。”

    她一边絮絮叨叨地讲这一年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一边喝酒。

    餐盘里的菜全未动过,酒却很快喝完。

    景王也不再劝她,知道她对纪醒空没有男女之情,却还是忍不住嫉妒。

    豆豆和小钰儿,甚至小阿元,都对曾经名满燕都的少年将军很感兴趣,却只能通过娘亲(小皇奶奶)的话语中感知一二。

    不过,他们还知道了,这位少将军曾经喜欢过景王妃。

    咳,和景王抢女人,那不是找死么?

    不过,看在他为国牺牲的份儿上,他们勉强敬他是条汉子啦。

    “不知道怎么了。我最近做了个梦,梦见你没有死。你还是那样一靠近我就害羞,我调戏你一句,你脸红到耳根……”

    临晚镜说着说着,也不知道醉了还是什么。最后大家都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了。

    直到景王看不下去了,才扯着自家王妃,带着孩子下山。

    待到他们走后,隐秘的雪堆后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姑娘,她推着轮椅,轮椅上,一位戴着面具,腿有残疾的男子。他一头华发如雪,身上的墨色玄衣在苍茫的雪山间显得异常孤寂。

    “先生,您醒来之后每年这些时日都会等在这里,就为了看她么?”那女子挺好看的,不过,已为人妇,还在纪少将军的坟前哭,怎么没人说她不守妇道呀?

    小姑娘心里好奇,却不敢深究。

    “去把菜端过来。”

    面具下,男子早已泪流满面,声音却依旧清冷如雪。

    “菜?”小姑娘往坟头望去。

    确实有几盘菜,可那菜是祭奠死人的,先生要来干嘛?

    “去。”

    “哦。”

    小姑娘手脚麻利,很快就把菜连带着食盒一起提了过来。

    “打开。”

    “哦。”

    依言打开食盒,里面是四个普通的家常小炒,不过,看起来都是下酒菜。

    那位夫人看着不善厨艺呀,小姑娘在心里嘀咕。

    下一秒,她惊呆了。

    她看见自家谪仙般的先生毫不嫌弃地弯下腰,夹起餐盘里的菜就往嘴里塞。

    “先,先生!那是冷的!”而且,肯定不好吃!

    先生没理她,自顾自地吃菜,包括那碗早就冷硬了的饭。

    他吃得特别开心,仿佛比世间所有的珍馐还要美味。

    “真是,太奇怪了,您竟然和一个死人抢饭菜!”

    吃完那食盒里所有的东西,小姑娘推着男子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念叨。

    “神医如果知道您这般糟蹋自己的身子,非气死不可!”

    “也不知道您为何要住在这个鬼地方,这里的雪终年不化冷死了。”

    为什么啊?

    男子看向远方,方才的一行人此时正在下山。

    他的目光定格在某个身影,心底微漾。

    因为,他们的雪山之约,因为,她会来!

    正被夫君牵着下山的女子似有所感,回眸一望,却什么都没看见。

    她脚下一滑,被夫君拉住,才避免了摔倒。

    尔后,她微微一笑,面色坨红,眸底含情,与夫君对视一眼,再携手下山。

    颇有几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意味。

    她的儿女走得更快,一路打打闹闹,好不欢畅。

    似乎,给清冷的雪山也增添了几分喜色。

    心里,其实早就放下了,可还是贪念这一年一次目送她离去的一点点远望,不是吗?

    “先生,您怎么可以吃冷食呢?阿奴平日里做的东西不好吃吗?您连死人的吃食都抢。”

    “嗯。”

    “先生,听说桃林的花要开了,我们去摘些花瓣回来酿酒可好?”

    “好。”

    “先生……”

    耳边,丫头絮絮叨叨的声音,伴随着车轱辘缓缓推行的声音远去。

    终于,又还了雪山一个清净。

    ------题外话------

    终于把纪家少年还给你们了。残王的番外也到此结束了。感谢陪伴陌陌这么久的姑娘们,是你们的不离不弃给了陌写文的动力。如果你们还想看,可以再更一个(弄月江湖)那是弄月公子与豆豆小郡主的故事,如果愿意看,在文下留言。不愿意看,陌也就不再更新此文啦。么么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