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断诡事 第二章 血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被吓得浑身僵硬,拼命向着旁边跑,可是大叔的一只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脚脖子,犹如千斤巨力束缚住我的左脚般,让我浑身动弹不得。

    我调整身形,转过头来捏动指诀,准备再次尝试用微弱的相气打退鬼面大叔。可是刚转过头,那张黑色的鬼脸再次映入眼帘,险些让我吐了出来。

    那是怎样一张脸,只见黑脸肿胀的如同馒头一般,五官极度扭曲,像是在水里泡开的海绵,耷拉在大叔的脑袋上。鼻子上拖着两条长长的稠状液体,像是鼻涕,但却是血红色的,这样的场景让我胃里翻江倒海,险些吐了出来,手上的动作也稍显迟滞。

    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愣神,猥琐大叔拉住我的手突然用力,千斤巨力袭来,我被拉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失去了用相气打鬼脸的打好时机。

    倒地以后,抓在脚脖子上的手并未松开,反而继续用力把我拉向鬼脸所在的位置。

    慌乱之中,我抓住了立在院子里面的一块大石上,使出吃奶的劲想要挣脱抓住我的手。

    终于,有了外力的加持,我的身体不再向着鬼脸方向靠近,可是脚脖子的位置却疼的厉害,像是即将被硬扯下来一样。

    此时我头脑飞转,再这么僵持下去,即便鬼脸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的脚也会由于长时间的束缚而出现问题。

    忍住恶心,回过头看这鬼脸的面相。只见他“疾厄宫”有一股浓重的阴气在游走,说明黑脸死于非命。而在他的子女宫位置,隐隐有一股外来的命气缠绕在上面,和刚才我在猥琐大叔身上看到的命气有些相像,由此我推定,这黑脸鬼和猥琐大叔定是父子关系。

    先前我看猥琐大叔面相时,已经注意到,他不光命气栾乱,而且眼目发暗,左侧日、月角的气色阴暗,说明其父亲有劫难。

    通过这些推断和目前遇到的情况,足以断定出,黑脸就是猥琐大叔的父亲。再者,按理说这个年纪的人,死后即便是变鬼也不会是凶鬼,更不会轻易伤害自己子嗣,而现在黑脸鬼竟然在迫害自己的儿子,那只有一个解释,黑脸鬼的死亡有蹊跷,定然和猥琐大叔有关。

    “即便你儿子此前有再大的过错,但是现在你们已经阴阳相隔,你又何苦缠着自己的儿子不放,因果循环,他造下的孽,定然会有人来惩罚,但不应该是你。早点放手,快些轮回去吧”我慌忙冲着黑脸鬼大声喊道,被自己的儿子所迫害,这样的遭遇即便很让人同情,但是以这样的方式报复,会影响到黑脸鬼的正常轮回。

    听我说完这些,黑脸鬼显得尤为激动,抓着我的手力道更大了,一个劲的将我往他那边拉,眼看我就要坚持不住了。

    慌乱中,我一只手拿出一张镇邪符,向着黑脸鬼扔了过去。这是师傅给我的,说是能够驱邪,确保自己不被鬼邪侵害。现在病急乱投医,我也不确定这玩意是否有效果。

    符箓向着黑脸鬼飞去,黑脸鬼见状,如同老鼠见了猫般,迅速松开了抓在我脚脖子上的手,哀嚎着躲开了飞过去的符箓。而后,已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钻进了眼前的危房里面,没了身影。

    见他的反应,我很是欣喜,原先以为师父只是随便找了张黄纸糊弄我的,想不到效果竟然如此之明显。慌忙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符箓,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一个边角略微有些发黑以外,其他地方并没有损坏。

    我收好符箓,站在危房外面,思索着要不要进楼去。

    以我现在的相术,想要制住刚刚那只黑脸鬼,还有些不现实,因为早先听师傅说起过,按照怨气指数,鬼一共分为七个等级,从弱到强分别是灰心、白衫、黄页、黑影、红厉、摄青、鬼王,分别它们的等级,最简单的就是从颜色上去分辨。

    刚刚碰到的黑脸鬼,从颜色上分辨,实力应该不弱。我这样贸然进去,不但救不出猥琐大叔,搞不好还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了。

    在门口来回徘徊,想不到什么好的对策,最后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冲进去,我手里还有师傅给的符箓,打不过自保退出来总还是可以的。

    决定了要进去,我在背包里取出一小瓶朱砂,用手指轻轻占了一点,点在我的眉心位置。这是爷爷教我的,说是可以封住自己的命宫,保证鬼魂上不了自己的身。

    同时手上运转相气,打在我得采听官和双眼位置,这是我们相师独有的方法,利用相气开灵眼、灵耳。因为如果鬼魂不故意现身,一般人看不见它们,也听不见它们在说什么,即便鬼魂就在身边说话,一般人也只能听到一阵“呜呜”的风声,根本分辨不出有人在说话。

    相师和道士都有自己开灵眼灵耳的方法,当然,如果道行够深,这些步骤根本不需要。此刻我还处在入门阶段的相师,体内的相气很是微弱,以这样的方法开灵眼、灵耳大概也只能持续十五分钟左右。

    当然,是否真的有效我也说不清楚,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实践。

    进到楼里面,一股浓重的阴寒之气袭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座楼废弃时间貌似有点长了,地板上落满了灰尘,现在虽然还没完全天黑,可是屋子里面漆黑一片,只有在靠近门口位置微微有些光亮,我慌忙找到开关位置,试图打开灯,缓解这里恐怖的气氛,然而,楼里似乎没电,只得抹黑继续往里走。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我把一层所有房间都转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猥琐大叔的身影。如履薄冰般,向着楼梯的位置靠了过去,手里死死的捏着坏了一个角的镇邪符,慢慢的爬上了楼梯。

    在二楼楼梯口的位置,有一扇门虚掩着,里面传出阵阵水声,就像有人在洗澡一样。

    此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轻手轻脚的往前走去,生怕发出一丁点响声,周围静的可怕,除了屋里偶尔发出的水声,就只有我咚咚的心跳声。

    战战兢兢的靠近虚掩的门,慢慢推开,眼前的一幕再一次挑战了我心脏的承受能力,差点一口气吸不上来跌倒下去。

    只见猥琐大叔此时正躺在一个浴缸里,脸上黑影早已不见了,而刚刚听到的声音正是猥琐大叔双手不时拍打浴缸里的液体发出来的。

    两条鲜红的粘稠液体紧紧的缠在猥琐大叔的脖子上,犹如两根绳子般,拉着猥琐大叔的头往浴缸里面的液体里浸。我能认出来,这正是黑脸鬼鼻子上脱下来的两根“鼻涕”。

    “我去他喵的,这也太恶心了吧。”我在心里小声嘀咕。

    看猥琐大叔的表情,似乎已经恢复了神志,脸上写满了恐惧,嘴巴一动一动的,想发出声音,但是被鲜红色的粘稠液体死死缠住脖子,只能干呕,脸色已经别憋成了猪肝色。此时他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用充满惊恐的眼神盯着我,请求我救他。

    我见状并没有着急上前解救大叔,而是四下观察,害怕黑脸鬼躲在什么地方突然袭击。将屋子四处看了一遍,并没发现黑脸鬼的身影,我慌忙拿起摆在一旁的拖把冲了过去。

    找准时机,用拖把杆子打在了缠在猥琐大叔脖子上的鲜红粘稠液体上,试图将粘稠液体挑断。

    然而,我还是嘀咕了这两条液体的力道,使出了吃奶的劲,没将它们挪动分毫。反而让两条粘稠液体紧紧缠住了拖把杆,而后它一用力,我被拉的一个踉跄,朝着浴缸冲了过去拖把被粘稠液体拉的打在猥琐大叔身上,看着都好疼,让我觉得一阵不好意思。

    眼看身体就要撞上猥琐大叔,我慌忙伸出双手,抵在了浴缸边上,勉强止住了身形。但是由于惯性,身体止住了,脑袋还在继续向前。由于害怕撞上那两条粘稠液体,所以尽量的压低身形,脑袋一下子向下撞去,险而又险的躲过了浴缸和猥琐大叔的身体。

    然而,真正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却在这时出现了,借助窗外微弱的光我看见,浴缸里面装满的液体并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液,黑色人脸此时正漂浮在血液上面,正对着我的脸,一股冲天的怒意,从他那已经泡的发肿胀的眼球里喷射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