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扣师传奇 第1章 老头与老鬼(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何所,那神经病捉住了。”员警小王推开了值班室的大门激动道。

    值班室内,副所长何正东正抽着烟,最近自己的辖区发生了好几宗入室盗窃,上级已经通报了,限令半个月之内结案。此时见到小王火急火燎的进来,便把烟掐灭道:“什么神经病,大惊小怪。”

    小王喘着气说道:“何所,就是那个大半夜不睡觉,大街上疯跑的神经病啊。”

    “他?”何正东又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说道:“你给他做个笔录吧,如果真的市精神病人,就联系精神病院接回去。如果不是,就先治安拘留十五天。”

    “何所,那人说他认识你。”小王答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您看是不是?”

    何正东侧着头看了看小王,这小王是个热血青年,上个月刚从警校毕业,分配到自己的辖区。学历是够了,不过,经验不足。

    “哦?”何正东说道:“好吧,我过去看看。”

    询问室内,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叫身上挂着一个号码牌。乍一看倒是有些像马拉松选手。

    何正东叼着烟,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总觉得有些眼熟。开口问道:“你认识我?”

    “警察叔叔,是我啊,我是商新仁。”青年笑道。

    “商新仁?”何正东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马上想起来了,这商新仁前几天因为在街上扶了一个精神病老大爷,被纠缠住了,最后被值班员警带了回来。

    “是你?”何正东疑惑道。心想着小伙子怎么回事,前几天看还是好好地,挺正常的一个人,就是单纯了一点。难道,这精神病也会传染?

    “是啊。”商新仁点头。然后对员警小王说道:“我就说我所里有人吧,你看,我没骗你吧?”

    小王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何正东,然后用疑问的语气问道:“何所,您看...”

    何正东从警多年,虽然不如小王热血,不过,骨子却还是个正直的人。想了想便说道:“小王啊,我看你跑了一身汗,先去洗个澡,弄点吃的。笔录我来做就好了。”

    等小王除了询问时,何正东拿过记录本问道:“姓名。”

    商新仁咧着嘴笑道:“警察叔叔,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

    “严肃点,”何正东认真道。

    “哦,我叫商新仁。”商新仁见何正东一脸正色便老实回答道。

    “哪里人,住哪里?”何正东一边写一边问道。

    “本地人,住在一二三精神病院。”商新仁继续回道。

    “本地人,住在孤儿院。”写到一半,何正东发现不对劲,便问道:“什么精神病院?你不是住在孤儿院吗?”

    “前几天还住在孤儿院,后来搬到精神病院住了。”商新仁答道。

    何正东抬起头再次看了看商新仁,见商新仁一脸认真,说话思路清晰,并不像精神病人。不过,精神病人有很多种,说不定商新仁就是属于那种间歇性的。

    “这么说,你是个精神病人?”何正东继续问道。

    “当然不是。”商新仁摇头道:“我只是在精神病院找了一份工作,住在那里。”

    “哦?”何正东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在精神病院工作,住在宿舍里对吧?”

    “不是”商新仁又摇头道:“那个,我住在病房里...”

    何正东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骂这小子真的是精神病么?来消遣自己?“那病房是个精神病人住的,你是工作人员,怎么可能住在病房里?”

    “那个。”商新仁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雇用我的,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我给他打工,他包我吃住...”

    何正东无语了,心里已经认定眼前的这个年青人肯定是精神病人。

    商新仁见何正东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便说道:“警察叔叔,你可不能歧视精神病人。而且谁说住在精神病院里的也不一定是精神病人。”

    不要跟精神病人争论,在他们的世界里,自己才是正常的,何正东提醒自己。虽然如此,但是笔录还是得做。于是,何正东没有接过话茬,而是问道:“说说吧,你大半夜不睡觉,穿着这么古怪做什么。”

    “这可是正经的马拉松选手装备。”商新仁认真道:“虽然都是步行街买的。”

    ...何正东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继续问道:“好,那你大半夜穿着跑马拉松的装备,在街上疯跑做什么?”

    “那个,犯法吗?”商新仁皱着眉头问道。

    何正东解释道:“不犯法,不过你扰民了,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按照规定,我们可以将你治安拘留十五天。”

    “啊?”商新仁惊讶道:“这样也要坐牢啊?会不会留下案底?”

    “不是坐牢。”何正东更正道:“是治安拘留。不会留下案底,但是我们所会有备案。”

    “那个,是不是有正当理由,就可以不用坐牢?”商新仁继续问道。

    何正东也不打算解释太多,只想问出理由,写好之后便打电话通知精神病院来接人。便点头道:“说说你的理由。”

    “那个,可以说吗?”商新仁有些迟疑道。目光停留在了何正东的身后。

    何正东转身一看,自己身后是八个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然后便转过身来说道:“我们的政策是明确的,你也看到了。”

    商新仁愣了一会,然后点头道:“我知道了。”

    何正东感觉有些奇怪,直觉告诉他,商新仁这句话不像是和他说的。难道出现幻觉了?开始犯病了?不自觉的一皱眉,提高了警惕。

    “警察叔叔,说出来你可别把我当精神病。”商新仁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认真道。

    “你说就是了,我当警察二十多年,什么没见过?”何正东有些不耐烦,只想早点结束笔录。

    “好吧,这件事情,算起来应该从我出生的时候开始说起。”商新仁说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