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女神,我的菜 第308章 一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308章 一生

    原来王阳是发了疾病去世的,虽说没受多少罪但是对王斐的打击却还是挺大的。

    他们兄妹在世相互扶持了几十年,有的时候看见王阳那副病入膏肓的样子,心里难免悲恸。

    自打大之后,王斐的身体就不怎么好了。

    孩子们孝顺也不让老人家回去了,就在家里。

    专门请了个保姆,伺候老人。

    但是王斐觉得别扭,就让他们又给辞退了。

    老两口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头,这始终觉得没有山上的日子过的逍遥。

    沈思妍和纪然得了空来瞧王斐,几个年轻的时候就玩的很好的老姐妹,好了,还是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心情也变得很好。

    赵之琛跟张毅在上面下棋,几个老姐们在下面喝茶。

    交流着最近的身体状况,聊到兴处的时候,纪然提议道,“咱们几个人出去玩吧,要说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趁着还能走动的时候这把老骨头多出去跑跑。”

    王斐指着她:“就数你们两口子爱玩爱闹闹,老了也是闲不住的。”

    纪然笑,“那怎么了,活的开心最重要。”

    虎子回来听见老人家这么一说,拍板。

    “你们去吧,我掏钱,操劳到了这把岁数了,也该出去享享福了。”

    他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直接就给朋友打电话定了下来。

    去的是老年人适合的地方,日本。

    五个中老年人组成了团,去到那就有甜甜的朋友接应。

    开着车一路把他们送到酒店安顿好了之后才告别。

    去的时候,日本正是樱花开的正好的季节呢。

    那太阳暖哄哄的走到街上时不时的有樱花瓣飘到了身上。

    纪然少女心泛滥的走在了前头,一个劲儿地拿出手机来拍照,张毅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

    “老了,还是那么臭美。”他小声地嘀咕了。

    “你说什么呢?”

    “我说咱以前不是来过这儿吗?怎么你还一脸大惊小怪的?”

    他们之前出来旅游的时候就已经跑过着了,所以张毅并没有很感兴趣,拉着赵之琛走进了旁边的小酒馆。

    “他这儿的樱花酒做的还不错,度数也不高甜甜的。”两个老爷们欣赏不来樱花的美。

    倒是王斐还有沈思妍一路跟着吃吃转转的,脚步都没怎么停下来过。

    东瞅瞅西看看,日本旁边的小店很多。都是很多精致的小东西,所以说年纪大了,对这不感兴趣,但是买回去让孩子们用也是可以的。

    来到了小樽的时候,听甜甜的朋友介绍说这里有一个八音盒点特别的有名。

    一进去差点被那里面的灯给晃了眼,大大小小的八音盒整齐的罗列在了橱柜上面,做成什么样子的都有。

    但是多的还是玩偶还有娃娃,小女生喜欢的。

    不过东西挺精致的,拿着一趟不买点纪念品,可惜了。

    王斐看中了一个吊灯样式的,上面刻着镂空的樱花花瓣,渐变的粉蓝色。

    带回去给甜甜的小闺女正好。

    几个人来日本一趟,泡了泡露天的温泉,浑身都是舒畅的。

    晚上躺在了日式的酒店,心里什么都不想了,只顾着享受了。

    就这么在日本呆了几天,有一天赵之琛突然受不了了。

    “天天都吃这些鱼啊肉啊,我不行了,我得找个拉面馆尝尝。”

    可是这几天都是甜甜的朋友照顾着吃饭的,他们几个老年人一到外面,招牌都是日语。

    看上去都是大大小小的馆子谁能看出来哪个是拉面馆啊。

    好不容易到一家外面的广告牌上看起来是面的店,进去跟服务员一说,人家只是微笑地看着你嘴里说些什么你也听不懂。

    几个人看着店里面的人碗里装的好像不是拉面,摆了摆手就出去了。

    没想到刚走没几步就被人给叫住了。

    原来是刚才那个店里的服务员走了出来,微笑地看着他们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他们跟着自己来。

    几个人正云里雾里的时候,那服务员又示意他们跟上。

    于是他们就稀里糊涂的跟着那个服务员走了,不短的路程,当当几个老年人气喘嘘嘘的时候,那服务员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们定睛一看,停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胡同里头。

    但是这胡同的里面有一个中文招牌的拉面馆,原来是这个服务员带着他们来到这了。

    还没来得及跟人家说声感谢,那服务员就微笑地朝着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走了。

    “人家这服务态度。”纪然啧了一声,颇有感受叹了一句。

    不管怎么说拉面是吃到嘴里了,在异国他乡里面吃到一份属于自己家乡的味道,还是让心很暖烘烘的。

    就这么大包小包的拎着旅行出去带来的纪念品回了家,看着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样子,王斐也就慢慢的走出了阴影。

    再后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老的走动路了了。

    有一天早上,赵之琛起床的时候,等做好了饭好王斐起床的时候,久久都没有人答应。

    他像是心里突然有了预感似的,突然就不说话了。

    在餐桌旁静了很久,然后慢慢的踱步到了电话旁,语气平静的给儿女们打电话。

    然后他坐在了沙发上,房间里面静悄悄的。

    赵之琛一动不动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然后门被推开。

    虎子急促的声音想了起来:“爸,妈呢?”

    甜甜也紧跟其后,看着在沙发上佝偻着身躯的父亲眼眶一热就要掉下泪来。

    赵之琛像是一座沉默的雕像突然有了反应似的,他的眼珠子动了动,没有了焦点。

    “你妈啊……她没了。”

    甜甜站在门口的腿突然就一软,眼见着就要倒下,杨奇正要扶她。

    就见她扶着旁边的门框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到了里屋。

    很久很久以后,压抑而又令人心碎的哭声响了起来。

    虎子眼含着热泪,还没来得及伤心,就开始着手着后事。

    忙忙碌碌的几天之后,王斐的骨灰从殡仪馆里取了出来。

    虎子把她的照片摆在了摆在了堂屋,不敢看赵之琛的眼睛。

    他怕眼泪会流出来,“爸,你搬过来跟我们住吧。”

    赵之琛像是没听见似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上面的人像。

    “你妈先走了也好,要不然只留她一个人得多孤单呀。”

    她平淡的语气并没有多少起伏,但是让虎子这个一米八多的大汉差点就绷不住了。

    离开的人离开了,留下的人却还要带着记忆活着。

    赵之琛摆了摆手,“我哪都不去,就在这守着你妈。”

    虎子也是个执拗的,赵之琛不走,他就搬过来。

    一想到老父亲要每天对着一个人对着他妈的照片,他就受不了。

    于是就拖家带口的搬了过来,赵之琛也没什么表示,全当他们不存在。

    王斐之前在山上养的那些多肉,全都搬到了家里,赵之琛每天有事没事的就给他们浇浇水施施肥。

    还有那条警犬他们之前环游世界的时候被虎子带到了军队养了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被养的剽悍极了。

    上面的毛都泛着油水,别提有多么喜人了。

    看见了赵之琛,它亲热的上前蹭了蹭他的腿表示打声招呼。

    紧接着就在屋子里面转起了圈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别找啦,她走了。”赵之琛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警犬的头。

    一句话说的平淡,却让前来探望他的甜甜当时就见了泪花。

    在剩下的几个月里面,赵之琛的日子相当的平淡。

    在家养养花溜溜狗,跟上门来打秋风的张毅下下棋聊聊天。

    只是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不适应,每天早起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往旁边的被窝里。

    等到摸着一手的冰凉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

    原来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啊,他有些怅然的想着,然后在床上坐一会儿,照例开始他一天的生活。

    还有吃饭的时候,老是下意识的在他对面的桌子上摆上一双碗筷。

    然后朝着屋子里喊:“起床啦,吃饭了。”

    等到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回应的时候他才会突然惊醒似的朝着堂屋的方向看过去。

    定格成了黑白画像的王斐正温柔的悲伤的看着他。

    有的时候张毅喊他出去散散心,旅游都被他给拒绝了。

    “我得守着她哪都不去。”赵之琛很坚决的说道。

    就这么又过了一两年,有一天天气很好,赵之琛搬了藤椅上了二楼的花房。

    多肉被他伺候的爆了棚,热热闹闹的开得特别的灿烂。

    阳光打在人的身上暖烘烘的,赵之琛没一会就犯起了瞌睡。

    朦朦胧胧之中,他好像听见了脚步声。

    一睁眼的时候,王斐正弯着腰给多肉浇水了。

    感受到他的眼神,王斐笑了笑,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和含蓄。

    “怎么在这就睡觉了,着凉了多不好。”

    赵之琛摇了摇头,也笑,“你终于来接我啦!”

    两个人的四目相对,面容变得越来越年轻,笑容也变得越来越灿烂,流转在眼神里的温柔和爱意却始终没变。

    他们的两双手缠绕在一起,慢慢悠悠的走完了这一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