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开挂海贼王世界 第655章回忆,那可怕的一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蕾贝卡往里面撒了把茉莉花:“你都不知道我今天见到你有多兴奋,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遭遇不幸了,你没事如今这样真的是太好了。”

    居鲁士环顾了下四周,然后开口问道:“看样子你在这宫中过的很不错的。”

    蕾贝卡摸了摸小奶狗的毛发,它的小舌头正在吐着,然后说道:“是挺不错的,只不过……唉!”

    居鲁士知道对方话里有话,他低下头愧疚的说道:“蕾贝卡,你母亲那件事我感到很抱歉……虽然我现在还活着。”

    但是我觉得自己活在这世上就是一个罪过,如果我的死亡可以换来你的母亲我真的很乐意去那样做。”

    蕾贝卡却避开了这个话题,然后拿起茶柄试图给对方倒茶:“这是宫内新进的茉莉花茶,有清新降火之效,我平时可不会轻易拿出来给别人品尝哟。”

    居鲁士站起来拿过茶杯说道:“公主殿下这细皮嫩肉还是不要被茶水烫伤才好,所以我来吧。”

    蕾贝卡看着对方一脸拘谨的样子没有说话,居鲁士倒好茶很快坐了下来,但是因为居鲁士无心说出了“往事”使得茶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两个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蕾贝卡一脸忧愁的揪着蛋糕裙上的蕾丝,而居鲁士嘴里叽里咕噜了一阵儿,然后思绪忍不住飘向了五年前……

    五年前的一个夜晚,那个时候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所有的人都紧闭大门在梦里甜甜的睡了。

    只有国王居鲁士还没有睡,没错,五年前的居鲁士是一个人人拥戴的国王,现在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今夜的雨下的可真大。”女仆给居鲁士泡好一杯茶悠悠的说道,很是恭敬的看着外面的景色。

    居鲁士看着画布的眼睛挪下来移到外面的黑暗中,然后说道:“是啊,这里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这时候居鲁士看着自己墙上挂着的两把刀,这时候,他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这么大的雨士兵们早就回去了吧?”

    女仆点点头,然后打了个哈欠:“是的,但是这大晚上也没有什么人来的,就算有不法分子前来国王也不要担心,我可以保护您的。”

    女仆说完做了个很霸气的抽刀动作,是的,她小时候确实打算成为一个女士兵,但是最后因为自身身体不够委屈成了一位女仆。

    但是只要是能够保护国王,自己是什么职位都是可以的,只要能给国家做贡献,自己都是愿意的,自己的这条命都是国王的!

    居鲁士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以让你为我挡刀呢,我有权利让每一个国民安全,哪怕付出我的生命。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去休息吧,小女儿晚上必须要你陪着睡才可以的。”

    女仆走远了,高跟鞋的声音不断地充斥着回廊,但是没有人。

    只有嘎达嘎达的声音在走廊上回荡,居鲁士伸了个懒腰,心想下次可要提醒女仆一定穿平底鞋才可以,要不影响了小女儿的睡眠就糟糕了。

    毕竟内是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得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都怕摔了的小公主啊!

    这时候居鲁士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一份“作业”想起了蕾贝卡早上和自己说的“父亲大人,你必须画好这一朵小花,不然是不可以睡觉的!”

    居鲁士无奈的笑了笑,瞬间聚精会神自己画完这朵花就早点睡吧,居鲁士这么提醒着自己,然后加速了手中的速度。

    啪嗒啪嗒……那好似高跟鞋的声音又传来了,而且渐渐的又远到近,渐渐的那声音好像到了居鲁士的画室门口了。

    这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声音,但是出现在这里?居鲁士突然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有谁会在大晚上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呢?

    他一开始觉得是女仆便没有在意,但是这么晚为什么还要再次来到自己的画室门口呢?难道是去厕所吗?

    皇家人员,除了有能力的人可以肆意出入,谁还可以呢?几百年来很少有人能够在自己的画室外走来走去。。

    居鲁士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儿,因为大晚上也不会穿着高跟鞋吧?而且就算说外出也不现实,雨淅淅沥沥的声音,更是增添了一份恐怖。

    自己不管怎么设想自己都是想不通!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屋里来了不速之客!

    居鲁士努力稳住心神,然后尽可能掩饰着自己有些不安的的声音问道:“女仆你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居鲁士心里默默祈求一定是女仆那清脆的声音,尽管那声音平时令他有些不耐烦,可是在此时响起可以说是天籁之音了。

    啪嗒啪嗒,脚步的声音变得沉重了,那双脚逐渐开始逼近了房门门口。嘎吱,画室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面带面具却微笑始终上扬的男人依靠在门口,然后眸色深如潭底,他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居鲁士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要去自己姓名,便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画杆:“你是谁?三更半夜来这里想要干什么?

    我劝你最好收起你的想法,我可是有上万个士兵的,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可以立马把你就地正法。”

    居鲁士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那个男人倒开始开口说话了:“自我介绍一下,叫我多弗朗明哥就好。”

    多弗朗明哥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很是好笑,还以为掌管这个国家的是什么有能力的人?半夜画画?

    看到对方自我介绍居鲁士放松了一丝警惕性,然后不在看多弗朗明哥的说道:“多弗朗明哥你好,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德克萨斯州的国王。”

    多弗朗明哥冷酷的没有说话,居鲁士率先打破了沉默:“你大晚上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还是以这种形式出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