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有狼臣 第516章 最后章(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qb50.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516章 最后章(4)

    “知道就好。”萧允墨冷眼看着笑若春风的秦韶,他的手不由微微的缩紧,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种感觉,那就是这个赌局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输掉了。

    “我不会离开阿蘅的。”秦韶淡然从容的说道,随后拉起了叶倾城的手,“你说可好?”

    叶倾城动容的看着秦韶,说真的,秦韶是明白在先圣孝仁皇后的小型飞行器里面不一定会有能解毒的东西,在没进去之前,一切都不确定。但是萧允墨手里的解药确实实实在在的东西。

    即便是她,也会选实在的东西而不去选猜测之中可能会有的解药。

    秦韶能这么选,便是将性命交托在了自己的手上了。

    他宁愿死都不愿意离开自己,叶倾城舒展开了自己的眼眉,忍不住抬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萧允墨的瞳仁骤然的缩紧,手里的瓷瓶子应声而碎,他将瓶子里面的药丸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踩在自己的脚下,“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真的选要叶倾城不要命?”

    “是。”秦韶竟是连看都没看去那药丸一眼,他缓缓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叶倾城忙扶着他,随后自己也站了起来,他们手牵着手,并肩站在萧允墨的身前,秦韶对萧允墨说道,“那么臣赢了。还请太子殿下遵守承诺,臣现在就带着阿蘅离开,臣也会遵守承诺,此生绝对不会再踏入燕京城半步。”说完他朝萧允墨一颔首,随后转眸看向了叶倾城,“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他柔声问道。

    “愿意!”叶倾城感动的想哭,泪水瞬间就模糊了她的视线,“我愿意。”

    “那么我们走吧。”秦韶拉着叶倾城,与她相扶相携着朝大门走去。

    叶倾城拉开了大门,在众多锦衣卫错愕的目光之中扶着秦韶一步步的朝前。

    锦衣卫们面面相觑,但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萧允墨没有发令,而叶倾城的身份依然是洛城公主,她要和秦韶离开,除了萧允墨,没人敢阻拦。

    叶倾城扶着秦韶走到了栓马石边,解下了缰绳,扶着他上马,随后自己翻身坐在了他的身后。

    叶倾城回眸看了一眼客栈,萧允墨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出了客栈,站在檐下阴沉着一张脸看着他们。

    “表哥,再见,祝你成为一代明君,名垂青史!”叶倾城说完之后朝着萧允墨一吐舌头,“哦,我忘记了,是再也不见!永别了!”

    说完之后她一抖缰绳,马撒开四蹄,朝前飞奔而去。

    萧允墨的心骤然一沉,他气的一跺脚,从一边的侍卫手里夺过了一把弓,他拉弓搭箭,瞄准了叶倾城后背,良久,直到叶倾城和秦韶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那箭也始终是没有射出。

    “殿下。”

    就在萧允墨拉弓凝立的时候,一名身穿锦衣卫小跑了过来,“皇后娘娘给殿下的密函。”他跪在了萧允墨的面前,双手捧起了一封加盖着皇后封印印章的信。

    萧允墨这才将弓放了下来,长叹了一声,他看了看那信,竟是连拆都没拆就拿了过来,直接揣入了袖袍之中,“回京!”他沉声说道,不过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声音之中带着的一丝颤抖之意。

    这信,根本不需要拆,皇后能将这信送来,必定是昭帝驾崩了!

    萧允墨跨上骏马,最后朝着叶倾城与萧允墨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大喝了一声“驾……”,他催动骏马,带着一众锦衣卫飞马回京。

    昭帝驾崩,他终将成为这个帝国之主,而叶倾城也注定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

    后记:

    一年以后。

    平江王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平江王妃下了马车,殷侧妃在另外一边也帮着忙。

    “小心小心。”平江王不住的叮嘱着平江王妃,“哎呀,你说说你,自己都不方便了,非要坐车来江州。我这一路上提心吊胆啊!”

    “我的女儿即将临盆,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来!”平江王妃面如满月,长胖了不少,披风罩在身上,却是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也遮蔽了不少下去。

    “你要来也看看你自己的情况啊!”平江王蹙眉。

    “父王,你就别担心了。”后面一辆马车上下了一名姿容柔美的女子,她的长发在脑后梳起,已经是一副妇人的装扮,身上照着一件杏色的厚披风,更衬得她花容月貌,不是叶妙城还有谁?她的身后跟着一名英俊高大的男子,穿着深蓝色的长袍,嘴角含笑的看着她的背影,虽然他没说话,但是从目光之中依然看得出来他对那叶妙城的宠溺。

    “你来扶着你母妃。”平江王一看,忙对那叶妙城说道。他这一路,心都要操碎了。

    叶妙城忙过去接替了平江王扶住了平江王妃。

    “薛宁,你去看看还要走多远的路?”叶妙城转身对跟在她身后的男子说道。

    “好。”薛宁快走了两步沿着石板铺就的小路朝上跑去。

    “你对你姑爷不要总这么大呼小叫的。”殷侧妃见薛宁跑开了,于是小声对叶妙城说道,“温柔点不行吗?”这女儿一直以来都是温温柔柔的,对谁都细声细气的,唯独对薛宁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放心吧,我赶他走他都不走。”叶妙城笑说道,眼眉之间带着几分得意之色。

    平江王笑眯眯的看着走在他前面的三个女人,心底不由十分的感慨,自打一年多前叶倾城和秦韶跑了,他就心灰意冷,越想越是没意思,索性称病不出,带着心情压抑,整日以泪洗面的王妃去了别院,让侧妃帮忙打理一下王府。哪里知道一年前他忽然接到了侧妃从京城发过来的消息,说是有了叶倾城的下落了。她与秦韶在南方置办了一个大庄子下来,写信回来报平安。

    平江王激动的要死,就连平江王妃的抑郁也在看到信之后一扫而空,两个人喝酒庆祝,这一喝就滚在了一起。原本平江王觉得老夫老妻了,他年纪也不小了,那种事情也就淡了,可是从那以后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自己的娇妻甜美,爱不释手,这不半年之前,平江王妃被查出又怀了身孕,这可把平江王给乐坏了。

    叶妙城是在一个月前完婚的,她提出的各种苛刻条件,薛宁竟然都答应了下来,他也是出身世家之人,却为了叶妙城肯脱离家谱,入赘平江王府,这将殷侧妃也高兴坏了,她一直以来担心的就是自己女儿是庶出,嫁高嫁低的都是尴尬的要死,现在这种担心也没了。

    她不知道去寺里捐了多少香油钱,真是各路菩萨保佑,让她找到了这么一个好女婿。

    就连平江王对薛宁都是赞不绝口,他不是没儿子,也不需要别人入赘,但是薛宁却肯为一个王府庶出女做到如此的地步,让平江王深感薛宁对叶妙城用情至深。

    叶妙城的婚礼叶倾城来不了,因为叶倾城和秦韶不能回京城,而且叶倾城那时候已经有了八个多月的身孕,不宜长途跋涉。

    所以婚礼一结束,平江王妃就迫不及待的拖着自己笨重的身子来南方了。

    平江王现在是什么都听王妃的,所以她说来,即便他再怎么担心,也答应了下来。

    平江王府之中其他的儿女也他的关系并不算是亲,也只有叶妙城和叶倾城整日围着他转了,如今他其他的儿女也都各自出王府,自立门户,对于平江王来说,远在南方的叶倾城就成了他最大的牵挂。他也想见见这个为了秦韶连皇帝陛下都敢拒绝的宝贝女儿。

    他们在石板路上稍稍的歇了一会,就见前面下来了一群人,为首的便是薛宁,在他身边跟着一名素服男子,身材修长,气宇轩昂,艳丽的眼眉之间带着喜色,走进了,那笑容似乎能让这冬季的山林填上几分亮色一样。

    “小婿秦韶,恭迎岳父,岳母,殷侧妃。”等人走近了,素服男子撩衣直接跪倒在石板路上,恭敬的对着平江王和平江王妃磕头道。

    “起来起来。”平江王妃激动的眼泪差点滚下来,“我家阿蘅呢?”

    “她现在身子笨重。”秦韶起身之后笑道,“本来是吵吵着要来的,但是我母亲不让她乱动了。”

    “亲家母也来了?”平江王一蹙眉,“那你亲家奶奶呢?”

    “奶奶她年事高了,所以没来,再加上秦睿马上也要娶亲,靖国公府里事多需要她老人家坐镇。”秦韶笑道,他知道自己的岳父到现在还和自己的奶奶之间有嫌隙。

    果然平江王哼了一声,那老婆子没来最好,来了少不得他要呛她几下。

    倒是梅氏夫人来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怎么都不跟他们同行呢?平江王随后就想通了,梅氏是秘密前来的,毕竟秦韶那是和当今陛下抢媳妇的人,若是他母亲再高调的说自己媳妇要生了,所以要去南方看看,那不是摆明了戳当今皇上的眼睛吗?

    “快,我要看看我们家阿蘅。”平江王妃迫不及待的说道。

    “是。”秦韶笑着让开了路,命人将一顶軟轿抬来,叶妙城和殷侧妃扶着平江王妃坐了进去,众人这才一路朝半山走去。

    拐过了一个弯,众人只觉得自己眼前豁然开朗,在山谷的一大片空地上,赫然矗立着一大片庄园,虽然比不上京城王府的恢宏大气,但是却是带着南方庭院的柔美精致。

    等走近了,就看到一个硕大的匾额悬挂在正门之上,“韶华山庄……”四个大字龙飞凤舞。这一看就是出自叶倾城的手笔。

    “你们这是占山为王了?”叶妙城哈哈的一笑,指着那山庄的匾额笑道。

    “是啊,你妹妹想要当江湖中人。愣是将这里变成了她说的武打书之中的什么山庄。”秦韶笑道,“随她高兴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引着众人走上台阶,梅氏夫人和叶倾城就在门前翘首张望,见秦韶带着众人回来,叶倾城差点眼泪掉出来。

    平江王妃打从轿子里下来,“阿蘅阿蘅……”的叫个不停,叶倾城这一激动,眉头就皱了起来,哎呦一声弯下腰去。

    “怎么了,怎么了?”秦韶的脸都白了,忙抢身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我好像要生了!”叶倾城白着一张脸对秦韶说道。

    众人……随后一阵兵荒马乱……

    再后记:

    多年以后,武林之中崛起了一个组织,名为“暗阁……”,他们有着超乎寻常的身手,有着隐秘的各种暗器和武器,他们收人钱财与人消灾,亦正亦邪。

    而“韶华山庄……”也成为武林之中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

    秦韶曾经问过叶倾城,为何你不将那飞船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若是拿出来的话,别说是称霸武林了,就是称霸整个大陆都是有可能的。

    叶倾城笑着问秦韶,你真的愿意过那样的生活?

    秦韶笑着摇头,他抱紧了叶倾城,他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好,只要有她相伴便是。

    对了秦韶在多年以后还向叶倾城坦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重生的经历以及原本的叶倾城是怎么死的。他原本以为叶倾城会老大耳光扇飞他,却没想叶倾城抱住了他,兴奋的亲了好几口,终于见到活着的重生了!

    秦韶……

    全局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