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东方婧尉迟墨 第九百二十七章 容胤之哀(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双长臂横了过来,稳稳托住了她的身子。

    东方婧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冗长的梦,长到她再也不想醒来。

    她梦见了三年前她刚嫁给无忧的那晚。

    梦境中的无忧没有戴面具,挑起红盖头的时候,看向她的目光温柔似水,眉眼都醉人到了骨子里。

    他对她说:阿婧,我等了你好久了。

    我等了你好久了……

    这个梦真美,她想一辈子都不要醒来,偏偏此时胸腔一震剧痛,沉闷的感觉一下子翻涌而出,她连连呛了好几口气,腹中污水吐出大半,幽幽转醒。

    “容……容大哥!”几乎是瞬间,她猛然坐了起来,与俯在她身上的人撞了个满怀,险些将那人的雕花面具撞落!

    宗政扶苏双目之中的焦急之态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垠的墨黑色,冷寂到骨子里的幽深。

    这个女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叫了容胤的名字!

    他们之间的感情到底该有多深,才能令他们相互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只为对方能好好活下去。

    “他在旁边。”宗政扶苏冷冷出声,“暂时死不了。”

    东方婧知道无忧不会骗她,他说“死不了”就一定“死不了”,一颗沉甸甸的心,这才稍稍放松。

    “我能去看看他么?”那人一直压在她身上,保持着急救姿势,离她太近,让她不免有些烦躁不安。她知道她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不再是从前的东方婧了,但在他面前,她依旧是小心翼翼的,深怕露出了什么马脚,将那么不堪的自己,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他面前。

    她幻想过很多次重逢的情景。

    幻想过一笑抿恩仇,江湖两相忘。

    只是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半年多了,她多想问问他,这半年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日从九嶷山巅坠落之后,他伤得重不重,日子是不是很难过,去了哪里,为什么会消失了三个月……

    她在鸳鸯阁卖身,登台献艺的时候,他是不是也知道?

    他是不是恨她入骨?

    会不会那一晚,他也去了鸳鸯阁,想看一看那般背叛他的她,到底会遭到怎样的凌辱?

    他是不是看到她那半张被人烙印上“蠢”“贱”“烂”的脸。

    她死掉的消息放出来的时候,他是不是特别痛快?!

    宗政扶苏目光沉沉地望着她,唇边泛起一丝冷笑。她就这么急着去看容胤,哪怕与他多待一刻都不行么?

    “你随意。”他木然起身,目光凉凉的,修长的指甲缝中有鲜血缓缓流出,滴落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他拿了“养心草”给容胤保命,虽然他希望容胤彻底消失,但他又清楚地知道,如果容胤是死在他的见死不救之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再者,她说出要代替容胤还一条命给他的时候,他抑制不住心中的贪念。哪怕她对他不曾有半点感情,能一直将她留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也是一种满足。

    “容大哥,容大哥……”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